成人用品:www.2s.tv
www.hmgoa.cn > 修真小说 > 江湖勿忘 > 第三章 人间无用(3)
    他将门关上,屋子里一片漆黑,凭着极细微的呼吸声,他便知道妻子和女儿都已睡熟。

    不在江湖真好。

    平时操心这个,操心那个,真遇到了大事,反而能睡得安稳。

    他笑了笑,黑暗里弯起的嘴角却像是在哭。

    走前几步就能躺到床上,忘却所有的烦恼。可他迟迟没有动静——女儿又将被子踢了,白白胖胖的小腿搁在外面,还吧唧了下小嘴,可爱极了。

    他轻轻地将她的小腿放入被子里,再摸了摸她的小脸——他极喜欢摸女儿的脸,摸着就像在触碰幸福与希望。

    这两样偏偏是他最渴望却又遥不可及的。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慢慢地直起身子,未见他如何作势,便如鬼魅般跃了起来,自屋子的横梁上取下一只狭长的木匣,然后轻轻地退出了屋子,带上了门。

    院里大约十步左右的空间,他自晾杆上抽下一块抹布,走到水缸边舀了一勺水,打湿了,借着月光,擦去木匣上的灰,再一推盖子,滑口向上,盖子徐徐推开,里面赫然是一把宝剑。

    剑鞘乌黑透亮,似木似铁,非同一般,据说是前唐一位道士从海外带回来的一块铁木,名为黑檀,一代铸剑大师张鸦九将其制成剑鞘。这张鸦九的铸剑水平如何?有白居易一首《鸦九剑》诗为证:“欧治子死千年后,精灵暗授张鸦九,鸦九铸剑吴山中,天与日时神借功。”。

    叶云生抽出宝剑,发出了“波”的一声,宛如一块小石落进湖中。

    宝剑借着淡淡的月色,散发出幽幽寒光,或许是因为凑得近,叶云生只觉得比天上的月光更皎洁无瑕,炫目迷人。

    这柄宝剑看形状便知是七星龙渊,剑身两面一面是北斗七星,一面是飞龙在天,剑柄亦是黑檀制成,光滑透亮。

    他端详着宝剑,原本平静的心湖如同骤雨经过,七年时光流转,他目光中的缅怀与惆怅显得沉寂、平缓。那时的青春已然埋葬在江湖中,而江湖又如这柄尘封七年的宝剑……他温柔地打了个招呼:“老伙计,别来无恙!”

    他左手剑鞘做剑诀,右手持剑,站了一个无用剑法的剑桩,运起明光照神守,罡气走到剑身,剑尖陡然间开始颤动,他从第一式练下去,十招后便唤醒了灵魂深处的感觉,剑出如风,寻找着冥冥中必然存在的那一丝痕迹,切合入缝,严丝不苟。

    记得,那时候问昱王剑师傅,凭什么认定自己是最好的练剑之人。师傅是这样说的——你每一次锄禾的动作都一模一样,切入的角度每一次也都一模一样,旁人看起来或许觉不出什么,但在我眼中,你这种“一模一样”却是连我这个练了三十多年剑的人也做不到,无论是谁重复做一个动作虽然看起来会是一样,但细微之处总有变化,就如这天底下的双胞胎长得再是相像也总有不同之处,可你却能将一个动作做几百次都不差一丝一毫!你若练剑,必将天下无敌。

    他的剑势缓了下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就是想省力一些,每一次都调整一点,慢慢地觉得这样做是最省力的,就一直这样了。”

    他的剑势骤然急切起来,宛如眼前有个怎么也找不到破绽的对手。

    这个对手,本应天下无敌的叶云生打不赢。

    只因“他”从来没有存在过。

    …………

    长安城东市的街面依然车水马龙,叶云生的面摊还是清清冷冷,与整个东市透着一份疏离。

    过了午时,他的妻子穿着一身浅绿色长裙,挎着一只篮子,悠悠地走到摊子前。

    “出门时烙了两张饼,怕官人不及吃些饿了肚子……现在就要去方大哥府上吗?”

    “不用这么麻烦,我过去了他难道就给我一杯茶水吗?”

    叶云生解下腰间的围布,再给炉子里加些木柴,正要走,忽然回头问:“阿雨呢?”

    “奴奴将她锁在屋里,昨日风寒稍好,还是让她不要乱跑得好。”

    叶云生只感到怒气一下子就冲上了天灵盖,然后在脑子里像数十只蜜蜂胡乱飞窜,嗡嗡嗡地头都要炸裂开来。

    可他硬生生憋下了已经喷到舌尖的怒骂,转而沉默着,向家的方向走去。

    早上出来的时候门上尚且没有嵌了钉子的锁闩,也没有铜质花锁,他伸手捏住花锁,向上一拧,锁梃儿已然弯曲滑出了卡扣,他推开门,就见到阿雨蹲在地上抱着头小声地哭。

    他又是心疼,又是黯然,也蹲下来,却不知该说什么。

    “爹爹,不要嫌弃阿雨。”

    “不会,爹爹最喜欢阿雨了。”

    他抱起女儿,走到院里,取下给阿雨抹脸的面巾,擦干她小脸上的泪痕,抹去鼻涕,笑了笑说:“阿雨哭起来就流鼻涕,一点也不漂亮了。”

    “阿雨,爹爹带你去方伯伯家吃好好吃的糕点。”

    “好呀好呀,吃上次那个有一朵漂亮花的米糕。”

    “那朵漂亮花叫梅花。”

    他抱着女儿,走出小巷,走过长街,走向城中,在泰安街头向卖花姑娘用一文钱买了一枝清晨被剪下的红梅,他温柔地扯去枝头断面的细碎,轻轻地插在阿雨的发间。然后小声地吟咏张谓的《早梅》。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阿雨认真地听着,又嚷嚷要他再念再念。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方府,也是信义盟的插旗之地。

    门口进去就是一桌子的人,喝茶聊天,见了他,其中一个站起来打了声招呼,向里作势,口中道:“哥哥在练武场。”

    他抱着女儿不便叙礼,便只点了点头,往里走去。等他走进院内,见不着身影,那桌边才有人好奇地问:“这是哪个,怎么抱着个女娃儿来找方大哥?”

    先头招呼的人有些无奈地说:“还能是谁,叶云生!”

    “哦,原来如此。”说者,听者都露出一脸不值一哂与唏嘘的神色。

    他低头看了眼女儿,阿雨没有他超绝的内功,自是不会听到后边的对话,他轻轻地在心里对自己说:“人不敬我,是我无才。”

    方府的练武场比他的住地还要大一些,方子墨正和一名年轻人对剑。

    子墨的名号比他要早两年闯出来,在他十六岁那年就已经被江湖中人称为凌云剑仙,十六岁,当真是了不起……如今这许多年过去,他的剑法更是了得……他是家传武艺,《飞剑入青云》亦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剑法,一共七十二手剑招,三十六种变化,剑步合一,气脉渊长,在九华山定风波剑会之前,他俩几乎每日都要比一场。

    叶云生在一边看着场中剑光霍霍,矫若游龙的身影,计算着一共输了多少场,一会儿工夫,他就自嘲地笑了笑——有何意义呢,在练无用剑法之前,他次次都能赢,练成无用剑法之后,却是再也没有赢过。

    “云生,来。进屋喝茶。”方子墨将剑交给年轻人,拉着叶云生的手,快步走过一片岩壑、花木,来到东屋,方子墨抱了抱阿雨,唤来老仆,端上瓜果糕饼,给阿雨一张小茶几,坐在一边吃着。他与叶云生对桌而坐,取了桌上的茶具,开始点茶。

    茶团是南山雾隐,唐开元年间在江湖人士中颇有美名,不知何时,又在江湖复兴,方子墨更是独爱此茶。

    点茶甚是费时费力,只前面的准备就要炙茶、碎茶、碾茶、罗茶、置盒;他当下将早备在玉罐中的茶粉取出,分别入盏,倒入沸水时,持玉质茶筅击拂,内劲细微精准,每一次都能在转动间将茶力发散,且随着固定的轨迹流散,七次而歇,茶面已挂有山影雾气,色彩艳丽。

    方子墨点茶时全神贯注,方正的脸上瞳光紧锁,剑眉轻扬,宽厚的唇角挂着微笑,又是严谨,又是享受……他带着十多年江湖闯荡积下的武风,却还能藏下一丝静气,任谁坐在对面,都能感受到他身上这一股江湖中人难能可贵的气质。

    反观叶云生,他默默坐着,神色寂淡,浓眉耷拉,抿着嘴角——两人坐在一起便有些不合——感觉不合,气场不合,不合于一处用茶。

    偏偏方子墨毫不介意,将茶盏入托盘,推到了他的身前。叶云生闻茶香而醉,不禁叹道:“你这手点茶之术怕是能入天下茶道三甲。”

    方子墨自满地笑了笑,不言说,只浅浅品了口茶,入味出味当得其味。

    两人都静静地品茶,阿雨在靠着门槛的地方坐着,米糕沾了一嘴,吧唧吧唧地吃,模样很认真,却又透着只有孩子才能够的天真。

    叶云生放下茶盏,酝酿了片刻,低着头正要开口,就听方子墨问来:“最近日子过得可好?”

    他的目光落在茶盏中,杯口挂着山影。

    “好。平平淡淡。”

    “谭小娘子如何?”

    “自小就在一起,还能如何?”

    “听你这话便知有不妥。”

    叶云生转动了一下茶盏,目光还是在其上。

    “她对我百依百顺,可对阿雨还是不好。”

    方子墨不以为然地说:“亲生的女儿能怎么不好?”

    叶云生的目光抬起来,却在一瞬间又落了回去。

    “就是因为女儿,她该是幼时被家里大人打骂得狠了,他们家一连四个都是女子。整日里就想和我再生一个。”

    “那就再生呀。”方子墨笑了起来。

    叶云生不想纠结这个话题,便点了点头说,“是呀。”

    热水续上,茶汤的山影化开,成了团团的云朵。

    “原本,我以为你会和江湖上的女子成婚,记得那时候‘杨柳青青’在平江府就整日和你粘着。谁想你说退出江湖就退出江湖,说成婚就成婚。”方子墨脸上流露出惋惜与哀伤,不再言语,品着茶。

    “青青……三年前她来长安倒是见过一面。”叶云生像是自言自语,“我也没有想到,自我退出江湖,回到家乡,我爹就给我准备了亲事,阿谭跟我自小就在村子里,可说青梅竹马,那时觉得也就如此,并无不可,稀里糊涂的,就成了亲……”

    他叹了口气,想着这些年的相处,又想及在江湖中的那些时光,淡淡地说:“退出了,就没有那些胜负之分,放下执念,才能喘息,才能活着……”

    “可我……我们喜欢的,还是曾经的叶云生。那个不会放弃,屡败屡战的叶云生!”

    “人间无用?”他的目光像一柄剑,自下而上,终是抬了起来,和方子墨的目光对上了。

    只刹那间,又垂落回桌面,他不知在笑谁,“除了你,怕是没有别人了吧。晴子在我退出江湖的时候,可是放了炮仗呢……”

    “你心里都清楚的,又何必这么说。信义盟的老伙计,都在想念你。”

    “罢了……我现在挺好……得失随缘,心无增减。”

    方子墨放下茶盏,再又续茶。

    叶云生转过头呆呆地看着阿雨,见小家伙嘴里塞得满满的,且一刻不停,心里只觉得又是疼爱,又是伤心。

    喝了第三杯,叶云生不知再说些什么,就想把借钱的事给提出来。谁知正在嘴边,方子墨又问了过来:“你最近还在做面?”

    他点头说是。

    “城中的赵员外,你知道吗?”

    “那位说是跟官家能论上亲戚的赵员外?”

    “对,就是他。他儿子满七,要找先生,教书的请了陈宽陈大家……至于教剑的,就来找我了。”

    “奇怪,不该是去找长安剑王谢鼎?谢鼎是长安官面头号人物,与知府,经略,推官俱有往来,怎么会来找你?”

    方子墨面对叶云生的疑惑,轻描淡写地说道:“因为我比谢鼎剑法更高,内力更强,而且,赵员外不担心请我去教剑,会惹你刚才说的那些人不快,担上祸事。”

    话说到这里,他才醒悟过来,许久未见,何故竟然没有问一问子墨,你最近过得如何……

    大概是晴子常说,说了子墨跟好些官面勾搭的江湖中人斗过,有些还分了生死,就这么牢牢地钉在长安城,谁也奈何不得——毕竟信义盟妨碍了转运司的运作,也碍了太多人的生意,从九华山定风波剑会之后,每况愈下,若不是子墨和几个老伙计江湖中顶得住,撑得开场面,讲得起人情,怕是早就没了信义盟。当然了,子墨也遭了大大小小无数的刁难,所幸官面的人物还算讲究,没有越过江湖直接伸手进来搅和。

    他低着头,目光落在鞋尖,自知这个借口太没道理,也太过卑劣。

    “这不是挺好的,你就去教教那位赵员外的小公子,拉一点关系,给信义盟也多找个靠山。”

    方子墨沉静地看着他,忽然摇头说道:“可我去不了。”

    “为什么?”叶云生吃惊地问。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去办。”

    “什么事如此重要,收着那小子,只管办你的事有何不可?”

    “人在江湖,或许几年风平浪静,但顷刻烽火连城,凶水滔天,也是江湖该有,天命难违。”方子墨淡淡地说,像是在宽慰,又像是一种宣告。“正好你来找我,便在此间,拜托你一事!”

    叶云生虽然退出江湖,甘于平平淡淡地度日,但毕竟曾是江湖男儿,更是方子墨的兄弟。听他这一番话,只觉热血上涌,正要答应下来,忽然想起七年前定风波剑会最后被铁剑书生剑指喉间,败阵下来,回首见信义盟众人愤恨不满,见张晴子泪挂脸庞,见一直信任他的方子墨隐藏在眼底的无奈与遗憾,这股热血瞬间变得冰寒凝固。

    他再也不想说借钱的事,再也不想在子墨面前,再也不想江湖二字。他感到浑身透着无比艰难的疲倦,轻轻地,似哀求,似逃避地说:“子墨,我早已退出江湖了呀。”

    …………

    长安街头的阳光被云遮住,天黑了下来,要下雨了,人群走过的脚步急匆匆的,和他抱着阿雨缓缓而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阿雨搂着他的脖子,静静地睡着,他搂着阿雨,也如睡着的人。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超级灌篮系统 风水师秘记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莽荒纪 我自地狱来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八卦诀 我当捕快那些年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东宫 乱世世子妃 赝太子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几世不忘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海贼之亡者监狱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总裁宠妻入命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星河寂灭 即鹿 夙韵弦殇 史蒂夫求生记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冷清欢慕容麒 我不可能是剑神 少年地师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觅仙道 陆地键仙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梦封真龙 修仙五千年 无忧城 斗罗之镇世斗罗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交锋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云若月楚玄辰 地狱公寓 凰歌千秋 万道成神 超级黄金指 综漫之无尽逃杀 楠娶宇嫁 法者之尊 还看今朝 汉末将星传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诛天大魔王 绯色魂 乙女的上升法则 情归不去 你好恰时光 灵荒剑仙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玉懒仙 异界魔头在都市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仙魔春秋 我,嫦娥男闺蜜!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七木笋 乙女的上升法则 锦冠天下 重生之悍妻 叫你一声大师兄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史上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酒歌 穿书之反派饶命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网游之杀戮者 修真爽歪歪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天眼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花豹突击队 17K问答大百科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吾尔江山 药尊老祖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落地长安 洪荒历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旧日之子 荣耀圈小团宠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快穿之炮灰奇兵 葙梦剑舞人落篱 回到三国战五胡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穿越山贼做皇帝 中外英雄传 我们是兄弟 边谋爱边侦探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末日纪元 首席御医 太荒吞天诀 修神外传仙界篇 洪荒大天尊 神魔书 昭奚旧草 女人就要狠 混元苍穹 富贵荣华 万道始成空 大梦主 复贵盈门 密室逃不脱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疯狂的手游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归墟 也曾匆匆 御兽诸天 好运六零 万气争天 大神你人设崩了 时空新主神 我真的是反派啊 神魔养殖场 我心中的敌人 通天官路 我靠谨慎修仙 农门婆婆要修仙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死亡代言人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谋心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轮回之无限进化 都市管道工 梦里不知她是客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网游之魔威太虚 星辰变 双衍纪 不灭龙帝 散落的碎片 狂兵龙王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铁十字 不负金银不负君 音隐之恶魔力量 雪童话 狂客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仙古神迹 职游之虚与现实 极品邪医 无限折腾 大荒神遗录 佛系医妃有空间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穹天女帝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凛然如霜雪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我继承了天道 筑梦红丘陵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无忧城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你说的一方海 重生之至尊仙婿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宠妻不悔 网游之神话复苏 重生一九八四 我有一座恐怖屋 放开那个女巫 跃马扬刀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神级维修系统 命运转盘师 傲世倾狂 杨辰秦惜